欢迎光临安埠门户网站-http://www.jibnjab.com
用户名: 密码: 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安埠门户网站>教育>ag视讯开的结果都一样吗 - 黑手党教父:虐杀无辜少年,身背百条人命,屠夫教父的结局太意外

ag视讯开的结果都一样吗 - 黑手党教父:虐杀无辜少年,身背百条人命,屠夫教父的结局太意外

2020-01-11 16:17:33 | 发布者:安埠门户网站 | 热度:2729 
导读: 继续意大利黑手党传奇,今天奉上第二十一集。前后两个月,两名著名大法官相继命丧黄泉,整个意大利又一次被彻底激怒了。罗马当局意识到,几次大围捕根本没有灭掉黑手党的嚣张气焰,想要正义不再流血,必须祭出更彻底、更坚硬的铁拳。得知自己遭到背叛后,布鲁斯卡的报复来的很快,他抢在警方之前掠走了圣蒂诺的儿子。虽说在黑手党内部大仇杀时期,这一信条遭到了破坏,但即便如此,为了报复虐杀妇女儿童的事也是极少发生的。

ag视讯开的结果都一样吗 - 黑手党教父:虐杀无辜少年,身背百条人命,屠夫教父的结局太意外

ag视讯开的结果都一样吗,继续意大利黑手党传奇,今天奉上第二十一集。

用两吨烈性炸药将意大利雄鹰、大法官法尔科送入“地狱”后,新一代邪恶教父马多尼亚曾公开放言,这只是黑手党送给巴勒莫的第一份厚礼,第二份很快就会送到。

穷凶极恶的魔鬼总是用肆无忌惮的方式说到做到。

两个月后,法尔科的好友兼继任者保罗·博尔塞利诺检察官果然收到另一枚威力同样巨大的炸弹。在那样一个黑暗年代,与魔鬼对立而行迎来的往往不是光明,而是死亡。对此,保罗·博尔塞利诺心知肚明,在踏上这条残酷的正义之路时,他没有豪迈,只有悲壮。

没有任何掩盖,在前往巴勒莫的路上,他曾公开表示,我感到自己已是一具活僵尸,下一个未来的牺牲品或许就是我——

很不幸,悲剧被他言中了。

1992年7月19日中午,身为巴勒莫总检察官的保罗·博尔塞利诺在几名保镖的陪同下去看望自己的母亲。当他走下汽车,正准备按响门铃的时候,一辆停在楼道口的汽车突然发生了爆炸。顷刻之间,整栋楼坍塌了,保罗·博尔塞利诺和他的三名保镖当场死亡。

这一次,按下炸弹遥控器的同样是后来的“黑手党王中王”布鲁斯卡,当时他正埋伏在200米外的另一栋高楼的楼顶上。亲眼见证总检察官粉身碎骨后,这位暴徒抽着烟和手下说,伙计们,这就是我们的杰作,300公斤炸药远比一梭子子弹带劲。

前后两个月,两名著名大法官相继命丧黄泉,整个意大利又一次被彻底激怒了。罗马当局意识到,几次大围捕根本没有灭掉黑手党的嚣张气焰,想要正义不再流血,必须祭出更彻底、更坚硬的铁拳。

民主制度下的正义有时候来的就是如此悲凉,鲜血不震撼地流出,正义往往没有铁血出击的理由。

因为彻底的愤怒,这一回罗马政府效仿了当年的墨索里尼,在黑手党老巢西西里岛,他们派出了大批正规武装以及特种部队,仅巴勒莫一地特战武装人员就达到了2000名。

一时间,墨索里尼时代针对黑手党的强力剿杀似乎又回来了。宪兵和警察再不是对付西西里黑手党的主要力量,机场和港口被强力封锁了,杀气腾腾的特战武装不分昼夜地在巴勒莫的大街小巷搜捕黑手党——

就这样,西西里黑手党再次陷入了无路可逃的境地,经过近两个月的强力搜捕,此前漏网的黑手党众头目纷纷落网,其中就包括躲避追捕长达11年之久的黑手党最高委员会二号人物,谋杀法尔科大法官的幕后主使朱塞佩·马多尼亚。

马多尼亚之所以会在这轮大搜捕中落网,主要在于他过于自信,过于相信黑手党历代教父所秉承的灯下黑传统。殊不知,当巴勒莫草木皆兵时,所有的灯下黑都成了束手就擒的死角。

然而,亲手杀害法尔科以及保罗·博尔塞利诺的凶手布鲁斯卡却再次以他的警惕狡诈逃脱了罗马当局的此次大搜捕。

这个即将被称为“黑手党王中王”的残暴之徒有个从不放弃的生存准则,不管到哪里,不确定安全退路,他从不落脚,而手握安全退路后,他只蛰伏,不走绝不露头。

对于这一套,布鲁斯卡曾不厌其烦地对追随自己的亲弟弟文森索说,记住!男人要学会在悬崖边生存,更要学会从悬崖边逃生。

因为大名鼎鼎却又总能从悬崖处逃生,如此一来,布鲁斯卡自然成了大搜捕后罗马当局的主要追击目标。

罗马当局这个近乎孤注一掷的决定是十分明智的。事实上,自马多尼亚等教父相继被捕入囚笼后,因直接杀害法尔科带来的荣誉,布鲁斯卡便登上了意大利黑手党第一教父的宝座,其“黑手党王中王”的称号也正是在此阶段叫响的。

38岁即拿到了黑手党最高荣誉,在黑手党教父史上,这是一个难以逾越的传奇。

对这样的黑暗传奇,巴勒莫黑手党研究专家是这样总结的,所有告密者都将此人描述成一个没有任何魅力可言的天生屠夫,但正因为他把杀戮发展到了无所顾忌的程度,所以他成了比传统教父年轻30岁的王中王。比起原先的君子、骑士,这家伙更像一个出色的兵王,他不需要魅力,因为他拥有让人窒息的恐怖力量,就像他不爱手枪,爱烈性炸药一样——

除此之外,就是此人的血管中流淌着西西里黑手党最正宗的黑血。

布鲁斯卡来自于西西里黑手党世家,其父伯纳多早早地就为他铺就了一条暗黑大道,早年他一直跟随家族内的“推土机”普洛文扎诺,干的一直是铲除异己的血腥脏活,因为心狠手辣,在20岁的时候,他就赢得了父辈们的尊重。

大他30岁的“推土机”普洛文扎诺甚至这么说,布鲁斯卡杀人的时候绝不是年轻人,他是一位老大哥,天生善于此道。

正是因为有这样的资历,所以马多尼亚后来才将猎杀意大利雄鹰的重任交给了他,而在残暴地干掉反黑手党的标杆人物后,即便始终在逃亡,这个天生的屠夫也从未停止杀戮。

他用烈性炸药对付正义之士,用魔鬼手段严惩变节之人。

然而,1995年5月因一起魔鬼式虐杀,屠夫布鲁斯卡最终被推到了悬崖边,此时的悬崖再不是他口中绝处逢生的退路,而是众叛亲离后的绝境。

圣蒂诺曾是布鲁斯卡最信任的部下,也是他烈性炸药暗杀小组的重要成员,此人在协助布鲁斯卡暗杀法尔科之后,在一起抢劫行动中被警方捕获了。因为放不下11岁的儿子,圣蒂诺背叛了黑手党的“噤声戒律”,他供出了谋杀法尔科以及保罗·博尔塞利诺的详细内幕。

得知自己遭到背叛后,布鲁斯卡的报复来的很快,他抢在警方之前掠走了圣蒂诺的儿子。

传统的黑手党信条中有这么一条,祸不及妇女、儿童。虽说在黑手党内部大仇杀时期,这一信条遭到了破坏,但即便如此,为了报复虐杀妇女儿童的事也是极少发生的。

但这一次,屠夫布鲁斯卡却彻底突破了黑手党的道德底线。将圣蒂诺年仅11岁的儿子掠来后,在随后长达18月的时间里,布鲁斯卡对这个11岁的无辜少年使用了各种酷刑,不仅如此,每次行刑后,他还要将少年的惨状拍成照片寄给警方以及圣蒂诺本人。

整整18月,少年除了残存的微弱呼吸,什么也没剩下。

这还没完,最终将少年活活勒死后,布鲁斯卡又用惨绝人寰的方式干了一件事,正是这件事彻底激怒了世人,其中包括绝大多数黑手党人。

屠夫竟将惨死的少年扔进了一只盐酸缸中——

布鲁斯卡原以为此事足以震慑所有欲变节的黑手党人,但结果换来的却是令他绝望的仇恨,没有人愿意原谅一个变态到令人发指的魔鬼。

在桩桩让人感到窒息的罪恶下,巴勒莫再无法容忍下去,1996年1月,巴勒莫法庭举行了一次“缺席审判”,布鲁斯卡被缺席判处终身监禁。

缺席审判后,誓将恶魔绳之于法的强力追捕随即展开。

对失去外围保护,权威已荡然无存的布鲁斯卡而言,接下来的逃亡就是穷途末路。

在毫无方向的逃亡中,布鲁斯卡带着情妇、弟弟和5岁的儿子频繁更换藏身之地,与藏身之地一起频繁更换的还有他的胡须、发型以及他能更换的一切。

但无论怎么伪装,此时的布鲁斯卡已很难改变过街老鼠的事实。

很快,警方在那不勒斯发现了他的踪迹,遗憾地是,在警方赶到前,他儿子的突然哭闹让他提高了警惕,进而逃脱了这次围捕。

但接下来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哪怕他是机关算尽。

1996年5月17日,布鲁斯卡带着他的情妇、弟弟、儿子躲进了西西里阿格里真托附近的海滨小村卡里坦洛。这一回,他的藏身地是当地一名黑手党成员的房子,一栋二层小楼。

始一进门,布鲁斯卡就对这名黑手党成员说,咱们是老朋友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的儿子大概也是十一二岁。

黑手党成员听到这话,立刻联想到了布鲁斯卡盐酸缸。

毫无疑问,布鲁斯卡的开门见山是在为藏身之地上保险。从当时的效果看,恶魔得逞了,威胁让他得到了他急需的忠诚。

在这栋两层小楼安顿下来后,布鲁斯卡随即命令他的弟弟检查门窗,除了二楼的一处窗户留出活口外,其他的窗户均被钉死了。将一家人领上二楼后,布鲁斯卡紧接着又把一根粗绳子递到了弟弟手里,他说,这根绳子就是我们遇险逃生的后路,你将它钉死在房间里,遇到危险,你必须第一时间将它抛到窗外。

说完这些,布鲁斯卡手握一把大口径手枪给房屋的主人开了一个购物清单,他说,这是未来几个月我们需要的东西,你最好在两天之内帮我买全,老朋友你知道,每到一个地方,我总是这样,不太喜欢外面的世界。

慑于魔鬼的淫威,房屋的主人照办了。

随后的两天,风平浪静。但第三天,魔鬼的一个小动作无意间将自己推进了末日。

他用极少使用的大哥大给那不勒斯的一位黑手党头目打了个联络电话。谁知道,那个黑手党头目的电话早已被警方监控了,为了捕获魔鬼,意大利警方也可谓是机关算尽,他们故意将几个与魔鬼有瓜葛的黑手党头目漏掉了,为的就是能获得这样的机会。

虽然不能确定打电话之人就是布鲁斯卡,但警方还是第一时间封锁了阿格里真托附近的所有海域和港口。

一场并不确定的围捕就这样开始了。

1996年5月20日凌晨之后,世人最接近深睡的时刻,200名防暴警察悄然包围了魔鬼的藏身地。随着抓捕队长卢奇·萨维纳的一声令下,几十名全副武装的抓捕队员以迅雷之势冲进了魔鬼的二层小楼。

就在布鲁斯卡几乎摸起枪的时候,一副特制的手铐终结了他的暴力反抗。

让抓捕队员十分惊愕的是,布鲁斯卡房间里的电视机一直开着,而电视机里的画面竟是法尔卡遇害现场的录像。

卢奇·萨维纳问魔鬼,你是否记得三天后就是法尔科遇害四周年的纪念日。

魔鬼依旧很嚣张,他说,你们的痛苦纪念日是我的光荣日,我总是提前庆祝。

这时候,卢奇·萨维纳注意到了房间桌子上有一本书和厚厚一沓美金。走过去一看一数,书是当年法尔科撰写的黑手党内幕,而美金足足有三万。

拿起那沓美金,卢奇·萨维纳意识到这一次上帝站在了正义一边,晚半天,魔鬼极有可能再次逃脱,因为他再次逃亡的路费已经摆在桌子上了。

魔鬼随后的话印证了这一点,他说,如果打完那个电话就走的话,你们不过是徒劳的失败者——

随着乔瓦尼·布鲁斯科的落网,意大利舆论发出了这样的声音,黑手党逍遥法外的时代终于结束了。

但真的是这样吗?

八年之后,就在世人以为魔鬼必将老死狱中的时候,被罗马高等法院判处终身监禁的布鲁斯科竟不可思议地恢复了自由。

他不是越狱出来的,而是通过保释获得的自由。

对此,罗马高等法院给出的解释是,此人在狱中表现良好,他获得了减刑,他有被保释的权力。

此说法一经披露立刻在意大利掀起了轩然大波,因为世人记住的是魔鬼在审讯时曾亲口承认,他杀过100个人。

但这又能怎样呢?

当民主大过正义的时候,世人必须承受这种伤害!

 我要评论:
Copyright 1998 - 2019 href="http://www.jibnja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5 安埠门户网站 保留所有权利